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内容页

贫民窟的类型与万物简史

  • 公海555000kk
  • 2019-01-13
  • 227人已阅读
简介    模式1:尽管贫民窟外表丑陋,疾病多发,但它们为那些负担不起城市生存高成本的新移民提供了立足点。他们有机会参与城市化进程,分享城市发展的红利。随着

    模式1:尽管贫民窟外表丑陋,疾病多发,但它们为那些负担不起城市生存高成本的新移民提供了立足点。他们有机会参与城市化进程,分享城市发展的红利。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或他们的孩子可以沿着向上的阶梯成为城市的成员,从而改变他们的命运。在这个过程中,城市获得了新鲜的血液,实现了可持续发展,避免了衰落的命运。农村缓解了人口压力,缓解了人地矛盾,也得到了城市的反馈。这样,城乡资源趋同,城乡发展差距得以填补。它不仅避免了城市的空洞,而且结束了农民的悲剧。当然,整个国家和社会都从中受益匪浅。

    模式2:贫民窟已经成为致命的陷阱,人们拼命挣扎,却无法改变自己的命运。它不仅是罪恶的根源,也是贫困代际转移的加速器。由于缺乏知识、资本和技能,贫民窟居民不仅几乎没有机会分享城市发展的红利,而且常常成为新一轮资本和威权主义推动的城市扩张的受害者。他们是上帝遗弃的孩子,虽然反映他们悲惨生活的电影和电视作品总是用一种讽刺的口吻称他们无家可归的土地为“上帝的城市”。日复一日,我们周围的贫富差距和社会泪水过早地在贫民窟儿童的心中播下了仇恨的种子,从而失去了一股源源不断的新生力量给城市帮派和地下经济。

    这两种贫民窟模式已经存在,并将继续同时存在。即使在同一个城市,也有许多可能性。可以先出现模式1,然后进入模式2,或者先出现模式1,然后前进到模式2,或者模式1和模式2同时存在于不同区域。正因为如此,人们对贫民窟的利弊、是非、存在与遗弃等问题一直争论不休,难以得出结论。

    模式一的出现有赖于城市化和工业化进程的完美叠加,它能为贫民窟居民提供足够的就业机会,开拓向上的空间,同时城市也有足够的资源注入贫民窟,通过基础设施等公共物品的匹配将其转化为“希望空间”。当然,适度的政治动员也是必不可少的,以使贫民窟居民能够依靠他们的选票争取在适当的时间改善贫民窟。

    战后传统的发达市场经济国家普遍经历了这一过程,其成功经验也是贫民窟支持者的理论资源。在这些支持者看来,贫民窟有它们自己的存在理由,无论是从人权角度还是从发展权的角度来看,都不能分开。然而,尽管战后“黄金三十年”已经结束,但在传统的发达市场经济国家,模式一的可持续性也面临着越来越多的挑战。制造业的停滞削弱了城市的吸收能力。高端和低端服务业的工资划分使得贫富差距越来越大。人们越来越不能容忍外来者占领的贫民窟。随着资本从制造业转移到房地产业,大城市变得沉迷于自己的“绅士化”。随着贫民窟被改造成文化标志、时尚和创意产业基地,他们作为新移民的可能性越来越被掏空。最近在巴黎和伦敦郊区发生的骚乱,以及主流人口中仇外民粹主义的抬头,都是相关的。

    模型2通常出现在人们所称的不发达经济体中。绿色革命或自然灾害(水灾、旱灾)和人为灾害(内战)造成农业部门大量剩余劳动力,而工业经济由于种种原因陷入长期停滞,无法吸收剩余劳动力。它只能通过贫民窟形式的“被动城市化”生存。几百年的全球历史告诉我们,那些能够加入全球化并从中获利的人只是少数幸运儿,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是常态。

    模型2分为几个子模型。右翼独裁主义大多将贫民窟排除在外,分阶段镇压,但有时城市地主等利益集团会动员贫民窟居民向政府施压,要求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配给,从而增加土地价值,然后驱逐贫民窟居民。

    左翼独裁主义一般可以通过贫民窟政治来动员,但在经历了小小的阶段性民粹主义之后,由于缺乏整体资源,大规模的贫民窟补救往往无能为力。民主化转型后,如果进入经济持续发展阶段,贫民窟的命运就会发生变化。如果经济仍然没有改善,贫民窟的存在将成为民主耻辱的来源。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这些国家的知识分子在如何重建或消除贫民窟方面存在意识形态上的分歧,但他们基本上反对人为根除贫民窟。在他们看来,即使从集中分配扶贫资源的角度来看,贫民窟的效率也远高于农村的扶贫效率。此外,许多研究人员认为,贫民窟的存在为农村居民提供了逃避地主和种姓压迫的方法,甚至在孟买和新德里等充满贫穷和不平等的令人震惊的城市也是如此。

    这些国家的左派知识分子和右派知识分子的区别更多地体现在政府和市场在贫民窟改造中的作用。一般来说,左派当然更倾向于增加政府对自上而下的转型投资,而右派则希望用市场之手通过“产权革命”走向自下而上的革命。

    这两种做法都不令人满意。左翼人士找到好的计划和投资要么是因为不切实际,要么是因为他们不能满足贫民窟居民在附近找工作的需要,要么是因为改造的结果被中产阶级和公务员“偷走”:许多贫民窟居民选择搬迁到更远的无土地区重新开始工作,然后卖掉。他们改造了比较好的住宅。作为他们极度稀缺的现金收入的交换,中产阶级居民被提供。

    右派发现,以地方承认土地产权和住房所有权为基础的市场化转型,如果不改善总体就业机会,只不过是培养赶上“产权革命”的贫民窟居民成为二房东,改造新的贫民窟居民。通过出租房屋和土地进入盈利阶层,而右翼经济学家则以产权为优先。一桶黄金用于可持续发展的想法相去甚远。

    当然,贫民窟存在有三种模式。最令人沮丧的情况发生在一些新兴经济体,在这些经济体,甚至在经济和城市化的蓬勃发展阶段,缺乏适当的政治动员框架,不允许用选票代表的公民身份来换取一点公民身份。在这些国家,贫民窟的存在取决于当局有选择地视而不见,面对频繁的扫荡。这种动荡的局面,特别是在城市翻新或房地产市场因重大事件而急剧扩张的年代,如韩国首都汉城就是典型的例子。在这种情况下,只有少数幸运的人能抓住机会融入城市,改变自己和后代的命运。因此,这些国家的知识分子关于他们应该善待贫民窟,为城市中的农民工保留机会之门的呼声从来没有停止过,但是直到整个政治框架改变了,国家整体经济仍然幸运地保持了上升势头,这种呼声才开始奏效。M

    简言之,作为工业化和城市化的衍生物,各类贫民窟的兴衰突显了当前全球经济和个体经济的循环,而它们的顽固存在充分地展现了人类在追求自身福祉中的挣扎和挫折的主题,提醒人们:任何意识形态或政策手段都无法改变人类的生活。交通的灵丹妙药。

    推荐阅读:贫民窟中的星球

    主题:不飞溅

    一件物品如何成为全球商品,一件物品如何促进全球化,一件物品如何能在全球生产?“所有事物的简史”一栏将从“对象”开始,以了解这些“对象”如何渗透到我们的生活中并改变我们的世界。

    它专注于集装箱、香料、茶叶、迪斯尼、气候、折扣、T恤、航海图、五福、茶叶、香料、鸦片、咖啡、木材、二手服装、贸易、大豆、宜家、阿拉伯、玉米、酒店、黄金、疾病、银、皮毛、石油、天然气、西方文明、铁路库存战争、汽车、奢侈品、贫穷和抵抗。维他命,瑞士旅游,通用电气,有线电视,广告,发现频道,商人,车辆,人民币,传教士,鸟粪,安利,冒险家,蒸汽机,上瘾,路线,棉花,茄子,胡光,四川,尼加拉瓜运河,一汽大众,浴缸,纽约,农业,联盟,汇丰银行,登山,港口,棉布,欧元,亚马逊“优先分配”、除草、茶叶盗窃、废物、扎拉病、荒野文化、马特奥·里奇的地图,皈依神府功、黑死病、鳕鱼、人类基因,前往南大洋、红色大炮、经济中的野蛮人、福利国家、西药草药、机关枪、锡罐、天花、ISIS、冷战,体育、华侨、滑铁卢运动、朱可夫、共和党、东印度公司、炮兵、史迪威、创新、太平洋战争、鸦片战争、西震、中国食品、欧洲、普鲁士、阿拉伯民族主义、中东战争、雷曼破产、金融危机、中国青年旅游团、空气污染、国内英雄、大众、江清伊特人,满洲人,团队行动,日本工业政策,绥靖政策,纳粹,煤炭,第一次世界大战,苏联解体,诉讼营销,“收集中国”,选票,印度独立,茶灭菌,萨利船长,民粹主义,葡萄牙探险队,布热津斯基,土耳其帝国,阿富汗战争,911,中日关系,弗雷货币改革、红色货币、超级领土、国货反击、8.19事件、街头抵抗、清政府救亡、日本底层社会、国共命运、“惩越”外交战、太平天国、秦汉帝国、西藏问题、大英帝国皮尔,斯大林,忽必烈汗的“首都圈”,日本侵略者,战争中的民主,麦克阿瑟的遗产,白兰地,朗姆酒和现代美国,苏联电影,奥斯曼帝国,青年斯大林,外国风俗,宋族,1916。亚洲的素食,欧美的分歧,晚清的报人,阿富汗,清朝的新疆金融,成吉思汗交流,德国民族主义,清帝国,皇家狩猎,1927年,电力战争,锈蚀,睡眠,越南战争,里根,废墟,5月30日运动,以色列分离,桥水基金,后工业城市,西德真谛理论,第一次世界大战,1950年美国,美国海军战争,微软,云计算,民族主义,自动化,英国革命,伊斯坦布尔,第一次世界大战,种族清洗,袁世凯,黑奴,基督徒,张伯伦,枪文化,基辛格,毛皮贸易,广州贸易,贸易预期,战后日本,1940年系统,办公室,足球,内战,铁路方式文化,盖特纳,宗教改革大不列颠,希特勒,欧洲民主,俾斯麦,诺曼底,日本疾病,沙特石油,叙利亚,淘金,普鲁士,中国现代化…

    喜欢这篇文章吗?每天去应用商店看看不同的东西。

1 0 13)

文章评论

Top